🐵星雨心愿8023

坐等冴藤夫妇婚礼,红蓝白发个糖吧→铁椒不是大团圆,我就弃漫威!→金南珠欧尼好帅好喜欢哦😍→陆处长好帅哦,赵陆局处配一脸→新添小姐姐陈小数&贵姐于明加→新添CP土特产→那些不产粮的冷CP→铁椒一生推→坐等新坤奔现→唐晶吹,心疼小姐姐→我又萌上一个非官配😂→我又回来了,就是反复无常,你奈我何。种花夫妇苏到不行,终于粉上一对官配了,不容易。→再见乐乎,执念就只是执念,什么都改变不了。🙈🙉🙊有多甜就有多虐。→出坑失败,偶有脑洞,任性更新。😂→是时候出坑了,依旧坚持是真爱!→为安奇入住LOFTER!😘安奇&掏心精神分裂症,都是真爱呀!😂→杨季一生推→本命童年TVB

四.季 番外 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

预知前情,请猛戳原lo主…特别提醒:这一篇是画风变异的。

Miss 衣:

真的不能再写了。这篇已经狗血到痛心疾首了。
感觉已经跟前面画风不能一致了。当个新片看吧。


平安夜的晚餐,最终因为明明的坚持而变成三人晚宴。
想必安迪也是尽力了,确实是四肢发育不如大脑。
看着安迪扎着马尾,带着围裙,手忙脚乱又不许他靠近,他只得抱臂站在一旁看热闹。
实在不忍看她如此忙碌,忍不住出声“安迪啊,我们要不出去吃吧。”
安迪嫌他多事,推他出厨房“去陪明明玩数独吧。你在这里我脑袋都打结了。”
魏渭还欲开口,已被她关在门外。无奈笑笑走进客厅。
还未走到小明身边,便听得厨房咣当一声,魏渭赶紧跑过去看,刀和土豆都在地上。。。安迪正要弯腰去捡,魏渭一下冲过来拉起她的手检查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安迪无辜又懊恼的摇摇头抽出手,弯腰正要继续收拾,一把被魏渭推去一边“行了,我来吧。”
魏渭捡起地上的东西放进水槽冲洗。
“现在要做什么?”魏渭也不去看她,拿起刀问道。
“切成块。”
虽然切的七扭八歪,总是不至于连刀都掉在地上。
剩下的工序按着安迪的指示倒也一一完成。
总之吃上饭已经俩小时以后了,小明也不吵闹,饿了就喝点牛奶。
安迪咬了一口土豆,不禁皱眉。
“不许评价我做的晚饭,也不许评价我切的菜,总之想也不行。”魏渭学着安迪的口味说道。
安迪含笑瞟他一眼,擦着额头的汗水,生生咽下去想说的话。
如此挽袖做饭,如此家常的魏渭,她也是第一次见。
说起来也好笑,两人那时都谈婚论嫁,却从未一同进过厨房也从未如此享受一顿家常。每每在家吃饭都是红酒配外卖。
想起这些,安迪不禁失笑。
“你笑什么?”魏渭探寻。
“没什么。想起一些往事。”安迪转头问小明“还能吃吗?姐姐以后一定好好学厨艺。”
小明只是点头。
魏渭含笑看着他们姐弟。他们不提过去,不谈感情,反而更像一家人。
平安夜就这样温馨的过去了。安迪长大后第一个有人陪的平安夜。

再见魏渭是跨年。
魏渭说带姐弟俩去时代广场一起跨年当答谢平安夜的晚饭。
安迪在这里生活这么久,从来不去时代广场跨年,繁华尽显,反而显得她孑然一人。
“明明想不想与魏大哥一起去跨年?”安迪摸着他的头问。
小明用力的点点头。

六点的时代广场已人山人海,工作人员已经陆续的开始发帽子,气球等跨年道具。待水晶球亮灯并升空后,魏渭带着安迪和小明走进了距离time square最近的酒店。
“听说这里的酒店都需要提前一年来定的,你是怎么在短短几天找到的?”办checkin时,安迪不解的问。
魏渭神秘一笑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这几天定的。”说完便请他们移步电梯。“只有一间,将就一下。一会儿我们在餐厅吃个晚饭,如果你们不想休息,我们就往街上走,如果你们想休息可以在酒店等到11点再挤过去。”
“明明呢?你想怎么样?”小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,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色彩斑斓的游行,举着小气球很是兴奋。
“吃完饭就去。”小明说。
“好,听小明的。我们放下东西去吃饭。”魏渭笑道。

九点左右他们涌进了人流,安迪紧紧的握住小明的手,生怕一个不留神被人流冲走。魏渭站在小明另一侧用身体挡住人来人往。
各国的游客和当地人在街头攒动,互道问候,好像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都是朋友。
小明虽是怯怯的,却很喜欢这五颜六色的样子。
迎面过来一群朋克风格的小伙,围着安迪又唱又跳,想拉安迪走进他们的群体。安迪一个不防备被拉的踉跄,魏渭一个闪身挽住她的腰兜了回来。
“小心点。”魏渭温柔的气息有点轻责。
小伙子们看到这个画面,在他们身边玩闹将安迪重重推到魏渭怀里。魏渭双手拥住她,孩子们吹起了口哨。
安迪感觉自己呼出的哈气都带着暧昧的气息,不去抬头看魏渭,便轻轻的想推开他。
魏渭缓过神一手牵过小明,一手搂紧安迪,不欲松开她。
“不要一会儿被拐跑了。这么多人丢了可找不到。”
安迪不与他争辩,看着这群孩子在身边调戏,在他身边倒是更安全。

一路吵吵嚷嚷好不热闹,时间倒是过得很快。路过的游客和国人有的互送旗帜,有的互贴胸贴,还有个老头给小明脸上画了个国旗。小明一路兴奋不已,安迪从没有见过小明这样开心,心里很是满足。
魏渭一路牵着他们不曾放手,温热的手掌传递着暗涌的暖意。
他们从前在一起时,起初她只是抵触,习惯后也不曾特别体会这种感受。如今分开了,却是那么那么怜惜这种感觉。

歌舞表演一直持续到零点前。纽约市长在舞台上与民众一起,倒数着每分每秒。
“three~two~one!”零点钟声响起,巨大的水晶球从空中降落,天空中散下彩色的纸片,给跨年填上最后一丝浪漫气息。
街上的人们互相拥抱,亲吻,互相说着“happy new year”。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姑娘看着魏渭傲然而立,冲过来便是一个拥吻,边说着“happy new year!handsome man!”魏渭还未反应过来,她已窃喜而去。
魏渭尴尬的笑笑,摸了摸嘴唇,偷瞄安迪。安迪抑制不住的嘴角已偷偷上扬,眼里笑嫣如花。
魏渭愣愣的看着含笑的安迪,无忧虑的样子,他们在一起从来不曾有过的烂漫让他心里悸动。
他一步走到她眼前,安迪只感觉一个阴影罩下,嘴唇狠狠的被吻了一下,眼前又恢复色彩斑斓。整个过程只是两秒,她有点惶恐,有点熟悉,又有点。。。好像是意犹未尽。
魏渭看她呆呆的样子,以为她是介意,只得打趣道“让你嘲笑我~”
安迪突然一脸严肃,让魏渭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。
只是,下一秒,换魏渭呆住了。
安迪拉住他的围巾让他被迫低下头,轻吻了他的唇,便转身离开。
魏渭一把拽过安迪,深深的吻了下去。身边此起彼伏的口哨声响起,为这位大叔加油鼓劲。连小明都大笑着挥着手里的小旗子。
良久,安迪已无法呼吸,轻轻推开了他,“奇点,我喘不过气了。”
魏渭面带幸福的红晕,情不自禁在她耳边轻声说“怎么办安迪,我觉得我这辈子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了。你对我始乱终弃,我也只能甘心承受。你离开我多久,我也只在原地等着你。”他没有说爱她,他只告诉她他的这辈子从遇见她那一天起便重重的栽倒在她手里。
“奇点,绕一大圈,浪费了那么多时间,我才知道什么是爱。”安迪眼眶湿润,她的疑虑她的担心,她引以为傲的自持,都在他面前微不足道。没有奇点,这世上便再没有一个懂她的人了。
奇点重重的点着头“我懂,我都懂。”
他们拥抱良久才分开,一起拥着小明回到酒店。

小明已累到昏睡。
魏渭拥着安迪坐在客厅说着那些有的没的。
“这件酒店去年我们在一起时就定好了,想带你回来跨年,一起看看你曾经生活过的地方。看看你的apartment看看你曾经住过的house,和你的松鼠伙伴们。”
“我当时想着结婚后,把小明接回来。你知道么,我母亲退休前是美术院的教授,我还想请她来教小明画画。”
“我的父亲是中文系的教授,我喜欢看古文也都是跟他耳濡目染的。”
魏渭跟安迪叙述着这些事情,安迪很是感激他心思细腻周全,她很想把小明接回来,却不知如何安置。
安迪突然想到什么从包里拿出那本被自己扔掉的诗经,递给魏渭“这本书看了很多次,早已背会。在发生一些事情后被我扔掉了。我以为扔掉了就可以断了这一切。可是我却无时不刻很想把它找回。却也找不到了。”
“那这本是?”魏渭拿起来翻着,从首页掉出一张字条。
'安迪姐,你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应该已经到美国了。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多事。这本书是我从垃圾桶里捡回来收好的。如果缘分是这本书,那么希望失而复得时格外珍惜;如果缘分不是这本书,那么它仅仅是本书,也希望它的主人不要轻易抛弃它。关关。'
“是关关帮我收好的。临走前她过来送礼物,说让我到美国后再拆开。”安迪想起小关走时恳切嘱托的样子温柔笑道。
“你的邻居都比你清楚自己的心意。”魏渭刮着她鼻梁嘲笑着她。
“别说我了,说说你吧。我听院长说你常去看小明,即使自己去不了还会托人去。”
魏渭轻轻一笑“这我可不是冲你,我是冲着小明。是这个孩子让我看透自己的心意,像是能洗礼灵魂,对着他更能真切感受到自己的所思所想。”
魏渭和安迪说着说着说到了天亮,不想睡也不想停,有的没的,断断续续。
魏渭送安迪和小明回到家,交代了一些事情。因为项目尾声,魏渭要尽快回国了。
“我明天就回去了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?”
安迪不舍的整理着他的外套“不要了,我答应明明要带他去洛杉矶的画展。”
“好吧,那你们小心点,太阳下山后不要出门。别玩太久了,我会很想你的。”魏渭不舍的拥抱安迪。安迪不住的点头“我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,你怎么把我当个孩子似的。”
“对了,给你这段时间考虑一件事吧。不过多久就是春节了,你带着明明跟我一起去我爸妈家吧。”安迪后背一僵,只是一瞬,魏渭便感觉到了。
“你不要紧张,我家都是不问世事的读书人,一没有那些文人陋习,二没有背景关系。我爸妈在家除了作诗画画,种花钓鱼,连我都甚少过问。”魏渭抚着她的背让她放轻松。
“我妈妈经常会参加一些社区活动,在福利院教一些孩子画画做手工,是个非常有爱心的人。我爸爸很会做饭,大荤做的尤其好。”
安迪不禁笑出声,紧张的心情得到了缓解。
“安迪,你这么优秀,这么美丽,你一出现他们睡觉都要乐出声了。”
安迪笑道“不要胡说。”
“好了,我要回去了。你好好想想,我不强迫你。”说罢轻吻她额头,推门离开。

除夕一早,安迪带着小明回到了上海。
出了海关就看到了奇点,哀怨又欣喜的语气“你终于舍得回来了。”
安迪挑眉含笑“还是老谭好,我休这俩月都没有骚扰过我。当你的员工一定很惨。”
“当你的老板和男朋友岂不是更惨。”奇点好笑道。

春节期间的22楼寂静无声,想必大家都回家过节去了。
魏渭耐心的等他们梳洗完毕,整装待发。
安迪脸色还是有些紧张。魏渭拥着她走到镜子前“我把大概的事情跟他们讲过了,我父母除了心疼你便是期待了。小明的情况我也说过了,我母亲是个照顾特殊人群经验丰富的人,她很愿意。你看看你自己,这么美丽这么优秀,他们肯定觉得你是天上掉下来的仙女。”
噗哧一笑,安迪回身轻轻拍他的脸“好了,可以走了。”

魏渭的父母家在郊区,有个小院,不大不小,满是花草。安迪进门前深吸一口气,牵着小明的手沁出汗水。
魏渭的父母听见院门声响已快步出门迎接,亲亲热热的把他们迎进门。
起初小明有点怯懦,但当看到画板和画笔,便专注于画画,魏渭的母亲在一旁指导,小明认真的听着。
安迪跟他的父亲聊着诗经的内容,他的父亲给她解析着一些她不曾理解的深意。
魏渭坐在沙发扶手上陪着安迪,感受到她的融入和安宁。

这早该发生的情景,是他们共同的期待。
情深则心静,不怕亦不省。
这世上便是只有爱能给人突破一切的勇气。只因爱你,勇往直前。

是夜,魏渭在那本失而复得的书的首页写到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87)